6点原因造成中国过去30年企业服务领域个案少有成功

另外除了IaaS,PaaS在美国的规模也是很大,但是在中国规模很小。PaaS,像启明创投投的七牛科技,它底层是依赖于阿里这样的硬件服务商,上面是不同应用的软件,它这边提供存储和图片处理、视频处理等工具,在这一层为上面的SaaS服务。未来整个的基础设施建设上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所以未来,我们认为这一行业会有好几个飞速发展的原因,包括科创板出现、劳动力成本上升、大家对经营的关注度,付费的意愿等,都是使这一领域未来获得好的发展条件的推动力,而且这些条件也都越来越成熟。”邝子平说。

从几年前开始,启明创投就关注这一领域。“我是读计算机的,毕业以后写了很多年的软件,对这一块非常情有独钟。让我谈20年的感悟,我就挑了这一主题,20年来,天天都想中国的企业服务行业什么时候有好的发展,所以这些年我们在这一领域投了不少企业。还是有一些好的迹象,我对未来十年、20年VC/PE领域能够增加一块非常热闹的板块,除了过去熟悉的消费互联网板块,希望企业服务能够成为新的高光的领域,充满了期待,也希望启明创投在此方面发挥一部分的力量。”邝子平最后说。

自1999年入行,迄今为止,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在行业正好20年时间。从领导英特尔投资中国团队,再到创办启明创投,回顾过去20载,在“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上邝子平坦言,当中他见证了中国投资行业很多热闹的时候,包括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到手机以及手机应用分发的平台,手游,以及后面的电商、团购,再到共享经济。到现在是人工智能、SaaS、无人驾驶等。

但如果让他思考20年最高光的时刻是什么时候?邝子平的回答是今天。“因为今天还站在这个舞台上,就证明了起码我个人还是在从事这一行业,还是能够继续受到投资人(LP)的信任,能够继续为投资人带来回报,继续能够在中国扶持我们的创业企业,所以最牛的就是今天了。最至暗是什么时候呢?明年我们的基金要募资了,如果募不起来,就是最至暗的时候了。”邝子平说。

他坦言,自己其他行业的朋友,做了十几、二十年以后,已经有很多的连锁店和其他物质基础,但是这个行当真的是不一样,每一期的基金都必须坚持、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一样给投资人把事情干好。

如果回顾看看这20年的投资,有没有哪些方面的遗憾?邝子平认为,有一个领域他一直都是在期盼它的到来。这就是中国的企业服务、企业软件这一领域。在他看来,20年前他在英特尔开始干这一行当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已经在全国去寻找好的企业服务的这类企业,在启明创投的时候,这些年一直也在找,但是总体来讲,这一行业在中国还未真正地起飞。

中国这十几、二十年投资主流的热点仍然是在互联网,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可以说是全球处于一个领先的地位,这从综合指数来说,中国是仅次于美国,但是从规模指数,甚至是比美国还要大。继续深入来看,消费互联网在这一领域的占比更高,无论是看市场营收的细分还是融资,消费互联网都是非常高,一说到中国的VC/PE投资,大家一般联想到的都是中国在互联网,尤其是消费互联网方面所做的一些成绩,比如说3家去年上市的公司(小米集团、bilibili、美团点评),也都非常热闹,启明创投也有幸是这3家上市公司的股东。

回到主题,中国的企业服务投资偏低,中国企业的整体融资额和美国相比,非常接近。但是在融资额里面看两国企业服务的融资额占比,美国是70%,中国只有12%,所以这个差距是很大很大的。现在美国在企业服务方面的新兴公司,绝大部分都是做SaaS,做软件服务的公司,超过10亿美元的市值的比比皆是,还有一点是它们的营收都比较可观。所有的这样一些企业,在二级市场的估值,都是以P/S(市销率)来算的,因此众多未盈利公司获得了几十亿到几百亿美元的高市值。所以这一点也让大家看到,中国这边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也会提到,就是中国的资本市场估计是支撑不起这样的上市企业的。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的话,不单是二级市场,去年在美国上市的企业服务的企业,总的融资额超过500亿美元。在中国这边,过去几年为很多的消费互联网的企业成功上市去庆祝的时候,美国最近这几年最最热闹的IPO、最最热闹的M&A其实是在这一领域里面。

他认为美国之所以最近几年有这么多的企业服务的软件企业成长这么好,其实很重要的原因是整个云的基础设施建设,做得越来越好了。由于整个云的基础设施建设,在美国这十几、二十年越来越完善,所以造就了很多软件的企业能够从零开始,不需要投入很大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本。可以将精力集中于你需要做的领域,需要招募的工程师人员不需要太多,就能很快达到1亿美元的水平。

软件服务的公司做到一定的规模,其中需要的是云的架构要越来越完善,这是启明创投对未来看好其中一个原因。“我们看过去几十年,在中国这边,在企业服务这边上市的公司相对比较少,现在在A股上面的软件板块,也有一些做得不错的软件工作。”但是总体作为一个板块来说,邝子平认为当前中国与美国是无法比的,尤其是在最近这些年上市的企业服务的企业还是比较少的。这里面大家熟悉的金蝶、用友,还有做酒店IT系统的等等的企业。总体来说,都是除了第一的金蝶以外,在过去的十几、二十年,其他的企业的市值水平的成长都不是特别高,另外总数也是相对比较少的。

什么原因造成过去20年中国企业服务这块的上市和成功的个案较少?他个人总结了这么四点原因:

第一个在过去十几、二十年的发展历程里,绝大部分的发展还是在抢市场,成长点不在于管理而在于开拓。企业的考虑时进入新的市场能否多种经营,如果一个板块可赚的钱不多了,如何能很快地切到另外一个市场。即便是中国超大型成功的企业,它们所经营的板块都是很多的,从搜索到外卖,一些公司什么都做,不断地增加新的业务板块来支撑企业迅速的成长。而在美国,可能越来越多的甚至是传统的企业,他们从没想过我今天是做纺织的,做衣服的,或者是NIKE做运动类的,后天我做房地产去了,或者是AI很热我做无人驾驶去,他们是没有这样的想法,他们是想如何做深、做细自己的产业。而中国是粗放式的管理。

第二个是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发展尚不充分,虽然阿里云、腾讯云这些基础云建设的厂商飞速发展,但是还是不够。他相信这块未来还是有很大的发展。这对中国企业是一个福音,能够带来红利。

第三个企业服务软件营商环境差,当然这也是目前进步最快的方面。过去包括盗版也好,包括很多的大企业倾向于内部或关联企业开发,包括同样功能的软件中国的价格只有美国的1/6,这些情况都在慢慢改变。他相信这也将是在未来的几年里面进步最快的一个方面。

第四个就是中国的资本市场对尚未盈利的公司上市支持不足。中国的软件企业,除非你是做基础软件,否则的话你做一个订餐软件要跑到美国去上市,美国人民不一定很接受,因为这并不是在本土的市场。所以这类企业估计还是得靠本土的资本市场支持它们的退出。所以对于投科技企业比较多的VC来说,还是非常期待科创板能够给到科技企业很好的退出路径。

他相信这几个方面,在未来都会有不同的改善。

他指出,与他想法类似的同行越来越多,2015、2016年开始,行业整个对企业服务的投资额迅速上来,但是多重原因导致国内企业服务领域发展较缓慢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但是行业都拼命往这里面投资。过去超过1亿美元ARR的企业基本上还没有,但是过1亿人民币的终于陆陆续续出来了,而且越来越多,这个他觉得是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就是SaaS的商业服务模式,每年以收入达到1亿元人民币以上的,中国也是有几十家这样的企业。“我曾经算它过10家的时候就很开心了,但是现在是过了几十家。这里面的成长空间,我相信未来几年会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