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光要承受苦难,还要有战胜苦难的能力..

3月5日下午,原云南红塔集团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在云南省玉溪市人民医院去世,享年91岁。褚时健是中国最具有争议性的财经人物之一,曾经是中国有名的“中国烟草大王”。

褚时健这一生,确实当得起“传奇”两个字。褚时健青年从政,51岁临危受命接管玉溪卷烟厂,59岁带领玉溪卷烟厂冲到同行第一, 71岁因罪入狱,74岁保外就医创办褚橙,直到去年,90岁的褚时健才选择退休。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褚时健生前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珍贵的人生哲理:

1、谈逆境

“经历过的东西,对你都是有用的。你觉得那时候条件很苦,可谁知道今后会不会更苦。”

“家庭条件优越一些的同学比我们好过,以后碰到更大的坎儿,我们挺得过去,他们可能就过不去了。所以我说,经历对人来说,有时就是一笔财富。”

“我的一生经历过几次大起大落,我不谈什么后悔、无悔,也没有必要向谁去证明自己的生命价值。人要对自己负责任,只要自己不想趴下,别人是无法让你趴下的。”

“情况不好的时候不要泄气,情况好的时候不要骄傲,做人才能长久。”

“不要把我看成神,我也是一个人。我只能说,机会始终是有的,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你不注意,它就过去了。但是有了机会不一定能干成,还要吃得了苦,要有想法。”

“人在任何时候精神都不能垮,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有所作为,这是对自己负责任。人不光要承受苦难,还要有战胜苦难的能力。”

2、谈做事

“从投入到产出,搞商品生产要计算仔细,干事情要有效益。有经营意识和良好的技术,才能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既然我们设备不如人、规模不如人、市场不如人,职工的技术也不如人,我们的干劲就必须比别人强。市场给予的机会是短暂的,只有拼命才能抓住。”

“一件事,如果不懂,我不敢干。我向书本学,跟技术人员讨论,自己琢磨,学个七八成,有了这七八成的把握,才敢干。不能瞎指挥,不能盲目,一个人不懂就不要做,否则会把事情搞坏的。”

“人活着就要干事情,干事情就要干好。”

3、谈学习

“一个人,只要处于不满足状态,就需要学习,你满足了或者消沉了,就不会去学习了。”

“我发现有些年轻人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总想找现成,靠大树,撞运气。其实,这个世界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我80多岁了,还在摸爬滚打,事情要一点儿一点儿地做,本事要一点儿一点儿地学,才能一步一步把成功的本领学到手。”

“不看书精神不充实,不看好书的人不会做人,这个结论是我自己得出来。当然还有好的报告文学,完全是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有很多道理在里面,读了让人受益。”

4、谈责任

“我这一生就讲一点,要负责任。任何情况下,我都要有所作为。只要活着,就要干事,只要有事可做,生命就有价值。不管景况如何变化,对自己、对事业、对家人、对社会的责任心不变。”

“我这一生,对得起国家,对得起社会,也对得起我家庭几代人,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我和老伴都是属牛的,这就是说,我们一辈子都要干事情。我85岁,老伴80岁,但我们的事还没干完,只要干的动,就还要干下去。”

时隔一年, P2P再次上榜两会。今年两会既提及了互联网金融的专项整治依然任重道远,从“集中整治”到“常规监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点明了要加快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在政务服务领域的运用。

两会代表直指互金乱象,套路贷ICO成新风险点

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天能集团董事局主席、全国工商联第十二届执委张天任在两会上直指P2P网贷平台跑路、非法集资等诸多互金乱象,并拟提交《关于构建互联网金融长效管理体制,稳定金融安全的建议》(下称“《建议》”)。

张天任的提案《建议》指出,互联网金融现对于传统金融可以提升金融服务效率,降低交易成本,满足多元化金融服务等方面有巨大的潜力和价值,但其监管却滞后于市场创新,且部分从业者法律意识、合规意识淡薄。这导致一段时间以来,互联网金融领域出现不少乱象,有些机构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传销,不仅给投资者造成了巨大的财产损失,也严重威胁了国家的金融安全。

《建议》以P2P网络借贷平台近两年的乱象为例,直指其造成的不良影响,导致很多投资者血本无归,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虽后有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且当下专项整治工作仍在有序推进,存量风险正在有序化解,增量风险也得到有效管控,风险案件高发频发势头得到了遏制,但截止目前,依然存在诸多乱像。

张天任的提案还指出,互联网金融的系统性风险仍未得到完全释放,新的风险点和风源点正以现金贷、套路贷、ICO、STO等形式出现,过度借贷、暴力催收、超高费率、侵犯个人隐私等仍屡禁不止。”

监管体制上,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体制相比,最大的特征是跨区域经营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这与“P2P属地监管”存在矛盾,客观上造成了监管难度大,追债成本高。

对此,张天任在建议中指出,互联网金融的专项整治依然任重道远,从“集中整治”到“常规监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稳定金融秩序,有效化解风险,维护投资人权益,必须构建长效管理体制,将互联网金融或金融科技公司纳入更严格的监管范围。张天任的解决建议是:一严格市场准入制度;二加强联合执法力度;三压实属地监管职责;四建设信息预警平台。

金融企业不能只生不死,正常的也要有淘汰

关于互联网金融,去年两会代表委员会的关注热点主要分布在以下四方面:一是建立长效监管的发展机制;二是设立互联网金融从业人员职业资格证;三是关注校园金融乱像问题,合规中加速优胜劣汰;四是金融监管仍是重中之重。

时过一年,去年两会对于互联网金融给予的“希望”,除了提及设立互联网从业人员职业资格证没有得以落地之外,其余三点已初显成效。

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在一年的严格监管之下,截止2019年1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合计待还本金总量7645.81亿元,环比下降3.09%。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009家,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出现明显的下滑,整个行业日趋平稳。

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5日下午赴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重庆代表团旁听全体会议,会后他在回应记者“高风险金融机构是否会执行退市”的提问时表示,现在正在研究处理,如果符合条件是可以退出市场的。“金融企业不能只生不死,正常的也要有淘汰。”对于高风险金融机构如何定义的问题,他提到了三重因素,包括:资本金已经损失完,不能正常抵御风险,不能正常经营

“年轻时就知道,把每一天安排好,就是对人生负责任,想的太多,没有任何意义。”

“我觉得,一个人的价值主要在于干成事业。如果一生稀里糊涂,干十件事,八九件不成,那就很窝囊。”有人劝告我说:“你的事业到顶了,应该退了。”“我认为还没到顶,还需要努力。”

“我们是经历过活了今天就没有明天的人,过去如何、将来如何都不重要,现在、目前,就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