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下跌股指偏弱持续杀跌概率很小..

上周周五杀跌导致反弹夭折,上海方面下跌0.47%,中小板下跌2.22%,创业板下跌2.28%,深成指下跌1.35%。
周五下挫周四就有一定的蛛丝马迹可寻,因为周四虽然大涨,但午后成交萎缩两市回落,周五顺势低开大跌,虽然周五下跌有经济数据不佳的因素,像11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创三年新低只有5.4%,社会消费品零售增加值创2003年以来新低只有8.1%,可是就没有股市本身的因素在内吗?从大的运行趋势来看来看,股市已经连续下跌了三年左右。难道经济数据都不如市场预期。
股市最大矛盾和焦点在于资金和筹码的不对等导致成交低迷,进而引发股权质押风险暴露,股权质押风险在各方努力大有缓解,可是市场低迷成交并没有改变,就在于市场限售股冲击和监管的一些调整,给信心带来较大的破坏。
从盘面看,周五一个最大的问题是一些医疗细分板块像医疗器械、基因概念、生物疫苗出现大跌,强势的知识产权保护也高位杀跌,对人气造成负面影响,造成全部板块难以提振,出现普跌。
目前市场信心还是不足,有利好利好不足够大市场下跌,有利空市场就大跌,周五就在于经济数据不佳,但没有经济政策刺激方式出台,央行罕见36个交易日暂停逆回购,似乎货币宽松政策难以为继,这与本周美联储是不是加息和未来货币政策前瞻有一定关系。12月加息概率还是很高,关键在于明年几次加息和加息何时暂停,如果美联储偏向鹰派,基于稳汇率,货币政策将可能难以宽松,如果偏于鸽派,会有降准概率。消息未明暂时看,股指还是难有起色。
前段时间很多专家把股市下跌归咎于贸易摩擦,确实贸易摩擦对指数有影响,可是现在贸易摩擦已经大大缓解,股指也没有多大起色,这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本周末消息并没有偏暖,今天股指大概率会继续低开,但至于调整空间有多大,不容易判断,因为ETF资金申购较为活跃,ETF资金中部分资金来自于汇金等公司,其操作往往出其不意,甚至带有托底的特点,造成股指该跌不跌,有的时候还会意外上涨。
确实谁也不愿意看到股指下跌,但是政策上并没有太多利好,造成股指的反复震荡。
香港股市很多股票低成交甚至零成交,向我们昭示一个道理,那就是随着IPO超速发行存量公司快速增加,僵尸股票的风险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并注意投资风险。
香港股市零成交大增
香港股市有很多老千股,长期以来成交低迷,这本身不值得大惊小怪,可是近段时间有些银行盈利依然不错,也加入了零成交的阵营,就应该引起高度的警惕,并思考这一现象的前因后果,不能轻易等闲视之。毕竟每一个市场都要遵循一个道理,那就是量在价先,没有成家量,也就没有资金重点关注,股价走势是不可能乐观的。
据媒体资料12月4日全天,同仁资源成交800股,成交额27港元;永义国际成交10股,成交额38港元;中国多金属全天成交1000股,成交额为73港元。然而这还不是最惨的,最近几天每天都有关于内地中小商业银行港股成交量为零的报道,港股上市中小银行的成交量在香港资本市场集体沦陷。
广州农商银行在今年九、十月份就已多次出现成交量为零的现象,最近也有连续三个交易日港股日均线呈“波澜不惊”的一字走势, 浙商银行是浙江的一家区域性中型银行,十一月份,浙商银行整体成交额也只有200多万港元,有的时候一天的成交额不足10万港元。12月以来浙商银行港股一单成交都没有,连续四个交易日成交量为零。而其余包括中原银行、青岛银行、九江银行、江西银行、甘肃银行等多家银行成交量也异常低迷。
实际上浙商银行的业绩并不很差,资产质量也不差,估值也不高,截至2016年6月30日,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85.96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较去年同期增长3.61%;实现归母净利润64.86亿元;资产质量方面,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14%、280.59%、3.2%,三个数据较上年末均有所下降。不良贷款率比工商银行(不良贷款率1.54%)还要低。这样 的上市公司实际上算得上是优质蓝筹企业了,可是还是被市场无情的抛弃了。
业绩优良的公司出现零成交, 其他个股低成交和零成交就更加的不稀奇了,截止12月初,Wind数据显示,若剔除停牌个股,前日港股市场一共有281只个股无成交量,全天成交额在1000港元以下的有18只,其中同仁资源成交800股,成交额27港元,永义国际成交10股,成交额38港元,中国多金属全天成交1000股,成交额为73港元。
香港股市零成交与IPO超速发行不无关系
最近几年,香港交易所从自身利益出发,不断放宽管制,降低上市门槛,吸引更多的公司到香港挂牌上市,今年IPO更是登峰造极,一天之内竟然因为太多公司挂牌交易,导致敲钟的锣都不够用,7月12日,香港证券交易所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同时有8家公司上市,而这8家公司高管又要同时敲钟,平时一家公司敲一个钟,创始人和投资人均可上台共同敲。最后,港交所提供了一个折衷的办法,每两家共用一面锣,每家公司一个人敲。
大量公司云集港股上市,直接结果就是香港交易所的存量公司猛增,2018年上半年,香港IPO数量已冲至全球首位,其中共200家企业向港交所提交了申报稿,相比2017年同期港股市场共121家企业提交申报稿,同比增长65.29%。但是香港本身就是一个弹丸之地,主要依靠国际资金投资股市,但是面对超速的IPO,国际资金也不是能够无限制增加的,存量公司多了,资金少了,资金可选择余地大了,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优中选优,选择一些超级龙头个股持有,通过抱团持股获得利润空间,造成香港股市市盈率全世界最低。新股破发十分严重,包括银行股和新技术板块个股均有破发。上半年港股有三项记录,IPO企业数量和新上市企业数、IPO破发均创纪录, Wind显示,截至7月4日,在港股新增上市的100家(剔除3家通过介绍方式上市的企业)企业中,75家企业存在破发的现象,破发率高达75%,接近40%企业破发40%。
存量公司大增,再融资的概率降低,不少H股公司再度回到A股上市,尤其是中小银行股,迫于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的监管限制,回A迫切性大大增加。
可见港股IPO过多过滥已经出现不太好的苗头,那就是破发严重,股市走势低迷,投资者损失巨大。任何一个资本市场都不可能长期承受IPO大扩容,毕竟每一个IPO都需要资金来承接新增筹码。
A股港股化有成交低迷 僵尸股出现的苗头
最近一段时间,得益于减少交易阻力、提高股市活跃度、放宽并购重组,一些壳资源、低价股、绩差股、ST股得到游资的炒作,某些个股成交倍增,股价涨幅巨大,但这是一种明显的游资恶炒,不可持续,回顾上半年走势,出现港股化特征,原因也与港股大同小异,由于近年来IPO超速发行,存量公司猛增,但是存量资金严重不足,两市成交低迷,不少股票也是成交低迷,大有港股气象。虽然有专家称之为是价值投资的胜利,市场抛弃炒概念 陋习,可是也有一些高科技成长股成交低迷,股价跌幅巨大,从而导致股权质押风险暴露,引发金融界高度关注,因此不能简单的以价值投资胜利来判断市场,那可能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
成交低迷股价不振,危害甚大,不少公司股价跌幅巨大触及平仓风险,甚至已经跌破平仓线,国资、险资和券商机构等筹集资金纾解股权质押风险,短期风险已经得到缓解,但是只要大环境不改变,就是国资接盘,也只不过是风险的转移而已,毕竟国资接盘以后,如果没有优质的资产注入,部分国资的经营效率更低,股价如何能够摆脱低迷呢?
上半年低迷成交主要集中于中低价股,尤其是并购重压下的ST股。
像荃银高科,主营玉米和高产杂交水稻的种子研发生产销售,但是业绩乏善可陈,一季度每股收益0.0143元,中报每股盈利-0.0366元,虽然大北农不断增持,但二级市场反应冷淡,8月分一个交易日集合竞价成交只有5手,全天成交稀稀落落,很多成交只有一手,这可不是高价股,而是10元左右的中低价股,最大成交是300手,全天成交不到200笔,成交金额只有225万,换手率0.06%,看走势图就像是心电图,在一个很小的区间波动。
回顾近段时间荃银高科成交量换手率,基本上在0.1%-0.2%左右,7月底8月初,换手率跌破0.1%交易日为数不少,量在价先,没有量何来价。前期大北农增持出现过一波上涨,截止9月初股价较为平淡,没有跟随大盘调整,但也没有明显上涨,市场胶着明显。
相对于荃银高科而言,ST股票成交更是令人叹为观止,竟然跌破百万元大关,剔除一字涨停和一字跌停股票,笔者粗略统计了最近两个月的交易情况,ST山水跌破100万元成交有7月13、7月30 、7月31日,8月3日开始连续四个交易日跌破100万元,8月17、8月15和29 再度跌破百万元,ST山水8月15日成交量最少,只有43.24万元,换手率0.03%,8月29日成交量稍微放大也只有70.90万元,除了ST山水以外,还有ST仰帆、ST金宇、ST宏盛和ST南化等股票跌破100万元成交量,其中ST仰帆、ST金宇有5个交易日跌破百万元,ST宏盛有一个交易日跌破百万元,ST南化有一个交易日跌破百万元。这样算下来两个月时间五家公司有22个交易日跌破百万元成交。 低迷的成交量和极小换手率,意味着市场交投极为清淡,媒体统计显示,截止今年8月20日,ST景谷、ST仰帆、ST金宇、ST宏盛、ST山水、*ST狮头、ST沪科、万里股份、腾龙股份和ST南化单日成交不足120笔,这个数据大致意味着这些股票平均每两分钟成交不到1笔。ST景谷8月13日仅成交58笔。
实际上,上半年沪深两市成交量只有2000-3000亿元,沪市单边跌破过1000亿元大关,面对3300余家存量公司,这样的成交资金只能是有所取舍,根本不可能兼顾所有存量公司,一旦存量公司被大资金所放弃,低迷成交下股价就很难有起色。低迷股价,让不少公司失去了再融资的机会,公司得到资金注入的机会降低,股价催化剂缺少。管理层已经放开了再融资诸多限制,但是再融资依然不太容易,实际上也不是治本之法,另外还存在限售股冲击的隐忧,这是一种牺牲长期利益来化解短期利益的做法。
目前北上资金偏重于核心资产,重仓大消费、大金融和其他具有一定垄断地位的个股,并向高科技股延伸,国内机构持股方向不明朗,游资则是没有明确目标。因此从投资上看,未来领涨方向是不明朗的,但持有有业绩支撑的个股相对风险更小。
存量公司增加,两市成交低迷,市场对于IPO进一步放缓还是不断的有声音传出,可是因为IPO堰塞湖的存在,实体经济需要资本市场提供更多的支持,在笔者看来IPO不可能继续放缓,管理层出发点是继续保持IPO常态化,在新增资金尤其是长线资金进入市场方面一直在努力,希望打造一个双向扩容的良性市场。
就目前看,理想很丰满,现实还是有点骨感,成交继续低迷,股指走势一波三折,很多个股换手继续维持低位,这种情况下,被主力资金抛弃的僵尸股将会继续长期存在。投资者持有这种股票恐怕很难取得收益。
A股港股化是很多专家期待的结果,可这是一个残酷的过程,很多散户和基民将付出较大的损失。
美国八年牛市有一个浅显的道理,那就是IPO和退市数量基本均衡,存量公司基本上没有增加,A股未来一段时间增量资金还是有一定限制的,不可能无限制增加,市场存量公司增加就要得到适度控制才可能有牛市降临,因此我们既然要放开IPO限制,那么退市制度就应该继续强化,退市制度强化难在哪儿,难在投资者合法的利益保护还缺少系统性的制度,退市制度的强化不可能大踏步前行,因此IPO还是要适度控制,不能太过任性,否则大量成交低迷的上市公司存在,将成为财富的埋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