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bet356app:一文读懂中弘加多宝罗生门:各执一词谁在说谎?中弘退市警报拉响

365bet官方网站【65365.mom】是亚洲最大的体育在线娱乐官网,best365体育app,365bet手机版客户端,值得您的信赖。

由于加多宝与中弘股份各执一词,此次事件演变成一场“罗生门”。市场人士提醒,鉴于中弘股份公司基本面恶化,股票面临较大的终止上市风险,投资者切忌盲目跟风炒作,务必提高风险意识,理性参与市场交易,防范可能的交易风险。

“凉茶大王”加多宝出手相助,沦为“仙股”的上市公司中弘股份迎来转机,看似皆大欢喜的美好故事,却突然在一夜之间陷入罗生门。随着两方来回互掐,双方重组合作的真相更加扑朔迷离,市场关注的焦点很快转向了这场“舌战”中曝出的某些细节。加多宝与中弘股份,到底谁在说谎?

8月27日晚间,身陷债务危机的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及控股股东中弘卓业与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共同签署了

,约定由加多宝及银谊资本对公司及集团进行债务重组,解决流动性困难和经营发展遇到的困境。这是今年以来,中弘第三次尝试爬出债务泥潭。

,加多宝否认签署债务重组协议,否认授权黄伟清,称将追究相关方的法律责任,并称公告中所述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公开信息显示,黄伟清与前海银谊实控人刘红雯为夫妻关系。此外,因与加多宝集团声明中的公章存在差别,中弘股份发布的《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中的加多宝集团盖章,一度被外界质疑是“萝卜章”。这使得协议的真实性也一并遭到质疑。

应深交所要求,中弘股份又于8月28日晚间发布澄清公告,坚称此前披露的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合法合规、真实有效。中弘股份称,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委任书,黄伟清是加多宝集团实控人陈鸿道委任的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负责加多宝集团对外事务。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给公司,公司已在公告中如实作出披露。

但同时,中弘股份也承认,“鉴于加多宝集团发表的声明,导致该协议事实上已经终止或随时可能终止”。

8月30日午间,要求结合公司目前状况、《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的效力及约束力、;与交易对手方签订不具实质性约束力的协议的原因及目的,是否有利于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此外,加多宝是否已经解散,请说明解散时间,并说明是否导致 《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 不成立或者无效。

按照中弘股份的说法,加多宝的授权代表黄伟清,是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负责一切对外事务。而加多宝否认对黄伟清授权,却又对后者在该公司的身份只字不提。

然而在中弘股份公布的重组协议中,有这么一句:“刘红雯及其丈夫黄伟清从事地产行业超过20年,尤其在华南地区开发了多处地产项目”。

而刘红雯和其丈夫黄伟清共同出资成立了一家公司深圳先君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这也是目前能够查到的黄伟清唯一一家有公开工商信息的公司。

黄伟清,1970年1月生,广东三水市人,现为香港居民,在2001年前后通过投资移民的方式移民加拿大。

2001年12月12日,深圳市纪委通报深圳市前副市长王炬等人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查处情况。通报称,王炬的女儿王涛、女婿冼伟经营的房地产项目按规定应交地价 款15亿多元,但王炬滥用职权,指使有关单位负责人办理地价减免手续,少交地价12亿多元。王炬利用分管城建、国土的权力,批示有关单位为其女儿、女婿介绍办理房地产开发手续和减免地价,并放纵其女儿、女婿为他人办理手续,其女儿 、女婿从中收取“好处费”人民币1550万元、港1180万元,并以借款为名向当事人索取人民币4160万元、港币 1200万元。

《南方都市报》在2003年3月曾报道过冼伟在深圳市中院受审的情况,1995年6月,冼伟与王涛出资注册成立了深圳市百乐勤房地产交易评估有限公司。冼伟在庭上说,他与王涛是在1996年6月才正式结婚的,此前他已做了多年生意。

《一线》查询工商资料发现,深圳百乐勤公司目前已经吊销,不过2017年7月百乐勤公司有一起与信达资管深圳分公司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件,而在此案件中出现了案外人刘红雯,此人正是冼伟的后一任妻子。

《南方都市报》报道称,1998年3月23日,冼伟代表伟柏公司与深圳市天健房地产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开发“馨庭苑”花园二期房产项目的合同 。

2003年12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一审判决被告人冼伟有期徒刑18年。

中弘股份的股价经历了一场过山车,从8月20日之后的连日阴跌,到29日大幅拉升并涨停,收于096元。“从交易情况看,买入卖出以个人投资者为主,可能是游资大户群体性炒作,中小散户盲目跟风,机构投资者参与度不高。”市场人士对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应该是有资金在赌中弘股份会自救保壳。”

尽管29日涨停过,但中弘的危机仍未解决。根据监管规则,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的,证券交易所应当终止其上市交易。

也就是说,如果从8月15日起至其后的20个交易日中,中弘股份股价一直低于1元,该公司将直接面临退市风险。而在8月30日收盘后,中弘股份已经出现连续12个交易日每日股票收盘价低于每股面值的情况。

不过,证监会的要求是“连续”,只要该期间,中弘股份股价能上到1元,那么该股亦将暂时避免退市危险。

中弘股份8月29日晚间发布的半年报不甚乐观。公司上半年净亏损1326亿元,由于资金紧张,在建地产项目基本上都处于停工状态,且已有大量的债务本息逾期和诉讼事项未能解决,公司主营房地产业务面临困境,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亿元。此外,对亚洲旅游的长期股权投资因亚洲旅游出现资金问题至今未对外披露2017 年年报,故拟计提减值损失约1亿元。

中弘股份半年报也显示了公司强烈的“求生欲”。除了披露与加多宝、银谊资本的债务重组,但提示上述协议能否顺利履行还存在不确定性,存在随时被终止的风险外,中弘股份透露,公司正加快资产出售和催收应收账款。目前,公司以14亿元的价格转让如意岛公司100%股权。

对于债务重组事项,市场人士认为,“该事项已被监管部门关注,且加多宝集团明确否认,大概率已是名存实亡。”

市场人士提醒,鉴于中弘股份公司基本面恶化,股票面临较大的终止上市风险,投资者切忌盲目跟风炒作,务必提高风险意识,理性参与市场交易,防范可能的交易风险。

中弘的一纸公告,让加多宝的业绩首次得以“见诸于世”。与市场认知不同的是,加多宝的营收2017年仅为70亿元。很快,加多宝否认了这一业绩数据。中弘股份在加多宝发声后紧急停牌,并招来深交所的问询函。

当天傍晚,中弘股份再次发布声明,称加多宝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提供给中弘股份,中弘股份如实披露。

更多的业内人士倾向于认为,中弘股份所披露的加多宝业绩系真实数据。从被曝光的业绩来看,加多宝截至2017年底的资产总计12715亿元,负债高达13168亿元。

从表面上看,加多宝与中弘股份的联姻,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早在2018年3月,加多宝管理层调整之后,就已正式启动了三年上市计划,并屡次对外公布。而面临退市危险的中弘股份,眼下亟待援手。中弘股份披露的数据显示,加多宝2017年亏损接近582亿元,与上市距离尚远。

“加多宝不爽的是中弘将销售数据公之于众,如果此前口口声声说的200亿收入实际只有100亿,这让加多宝以后怎么面对经销商和客户,有何诚信可言?”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认为,加多宝目前最大问题是资金链,若能借壳上市,内外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加多宝网站信息显示,2018年3月21日,公司总裁李春林召开团管理层会议,确定了未来经营战略方针,并宣布了加多宝集团启动上市计划。3月27日,李春林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提及三年上市的目标。

根据中弘股份此次披露,加多宝的经营状况,与上市距离尚远。从披露的财务数据可以看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加多宝集团已处于资不抵债状况,净资产为负345亿元;2017年营业收入为7002亿元,亏损583亿元。

蹊跷的是,2016年的净资产却未披露,投行人士猜测,或许是净资产在2016年出现大幅度减少,从2015年的59亿元锐减为负资产。

他分析,如果财务数据为真,那么在2016年资产减少大几十亿并且主营业务收入没有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公司还能盈利近15个亿,“实在匪夷所思。”

他猜测,公司实际上已经没有资产可言,唯有借壳上市讲其他的故事。但没有想到中弘股份将此财务数据用公告形式披露,导致加多宝方面非常被动,因此发声明否认。

耐人寻味的是,尽管时隔仅一夜,加多宝断然否认协议的存在,并否认对黄伟清的授权,对于上述这份略显窘迫的数据,加多宝却并未直接否认,仅称与实际严重不符。

中弘股份8月28日晚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则坚称情况属实。上述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提供,且尽职调查由加多宝同意并授权前海银谊具体完成。

披露信息显示,前海银谊成立于2015年8月,注册资本仅有1000万元,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邓伯淙。截至2017年12月底,总资产为5437万元,净资产为4494万元,营业收入仅为8359万元,净利润2304万元。

如此实力,显然难以满足中弘股份债务重组需要。公告显示,截至8月28日,仅中弘股份及其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已达508亿元,陷入主业停顿,在建地产项目基本处于停滞的状态。

目前,前海银谊有三家股东,深圳前海赫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出资65%,深圳中证城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深圳银谊投资中心分别出资10%、25%。

记者注意到,多层穿透之后,前海银谊的小股东深圳中证投资的间接股东中,有一家名为深圳前海基础设施投资基金管理有限的企业,万科、中信证券均参与投资,出资额分别为2833%、1167%,该公司又对深圳前海中证鼎峰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资40%,最后由该公司实现对中证投资控股。在8月27日的重组协议中,中弘股份曾称,加多宝拥有多年的产业运营经验,并在全国各地持有多处待开发用地,意在盘活中弘股份存量资产。

中弘股份8月27日晚间的公告显示,根据三方签订的《托管协议》,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及其大股东中弘卓业进行债务重组,以“完善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方向,解决流动性困难和经营发展遇到的困境”。

其中,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将为中弘注入优质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其化解目前面临的债务危机。

2017年,中弘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02亿元,同比下降7718%,当年公司的净利润、每股收益、净资产收益率等指标均为负值。到2018年第一季度,这种情况并未有根本性改观。今年上半年,中弘股份业绩前景同样为“预亏”。

今年第二季度开始,中弘股份陆续披露债务违约情况。截至8月20日,中弘股份及下属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508亿元,相当于公司营收规模的5倍,全部为各类借款。

工商信息显示,中弘卓业成立于2004年11月,旗下除A股上市公司中弘股份外,还有商业运营、文化传媒、基金管理等公司。中弘集团还参股了数家公司,涉足创业投资、农业科技等行业。

中弘股份集中了中弘卓业最主要的资产,旗下以房地产项目为主,主要位于北京、长白山和海南等地,其中北京市场的销售和回款规模一直占半数以上。在产品类型上,以商办和文旅类为主。

中弘股份在2017年年报中详细披露了业绩不佳的原因:海南如意岛填岛项目停工、济南中弘广场项目未能按期完工。而受“326商办调控新政”影响,北京平谷中弘由山由谷二期项目和北京平谷新奇世界国际度假区御马坊项目销售停滞。其中,御马坊项目陷入退房官司,签约金额和回款金额均为负值。

在此次有争议的加多宝托管协议之前,中弘股份曾两次尝试爬出债务泥潭。今年2月,中弘股份宣布,控股股东中弘卓业、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永红与深圳港桥基金共同签署了重组协议,深圳港桥将联合其他主要合伙人发起设立一只不超过200亿元人民币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用于重组中弘集团旗下的所有资产。

5月,因“未能与相关债权人就偿债安排及该重组事项达成一致,并取得债权人同意意见”,该重组宣布终止。

6月29日,中弘卓业与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协议,拟将其持有的中弘股份2655%的股份转让,后者接手后将成为中弘股份的控股股东。但按照规定,上市公司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因此,此次股份转让于8月27日遭遇搁浅。

严跃进认为,一旦加多宝参与的债务重组未能成行,将对中弘股份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甚至有可能导致其出现退市危机。因为此时的中弘股份,不仅需要战略层面的外部援助,也需要能够支撑股价的短期利好消息。

他表示,中弘的问题积重难返,导致其在重组谈判中往往处于被动地位。要想真正解决问题,公司需要做出极大的让步。

发表评论